张猛回应“烂片”说:有不同评论很正常

文/药风

11年前,张猛的第一部作品《耳朵大有福》面世,最终这部仅花费300万人民币的处女作斩获上影节评委会特别奖;9年前,凭借《钢的琴》,张猛更是收获了不少提名和奖项,也被赞誉有腔调,但最终却没有挽救电影惨淡的票房。接着,张猛拍摄了自己的第三部电影《胜利》,影片已经到了宣传阶段,主演黄海波却因嫖娼被抓,影片的上映一推再推。

null

毫无疑问,《耳朵大有福》、《钢的琴》、《胜利》这三部地域色彩浓重的影片是张猛的“东北三部曲”,而身为一个东北作者,张猛也似乎天生就很会刻画自己的故乡,好像东北就是他镜头下的样子——作为传统大型的重工业城市,除了钢筋水泥和烟筒组成的森林之外,总是一副萧条破败的景象。

且张猛的作品有一种独特的风格,就是用轻松、幽默的方式,来讲述个体或者群体的失落和悲悯情绪,再痛苦不幸的事情也要用充满幽默感的方式来表达。

而近日,张猛即将带着自己的最新作品《阳台上》与观众见面,电影讲述的是一个围绕上海本地少年成长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弱者去报复另一个弱者的故事,无论是题材内容还是叙事风格,这部影片看起来都和人们印象里那个习惯把玩黑色幽默的张猛有点不搭。

null

但在本次访谈中,张猛却称自己之所以会选择拍这样一个上海故事,依然是因为自己喜欢聚焦小人物,关注时代的变迁,自己也特别喜欢上海,刚好有这么一个机会,就拍了这样一个故事。

尽管有人批评《阳台上》是一部烂片,身处其中的张猛却表现得云淡风轻,觉得没有必要和质疑自己的观众拉近距离去沟通,张猛坦言存在批评很正常,在他看来,电影所呈现出来就是那样子,有人说好,有人说不好,其实都无所谓。

null

以下是访谈实录

“喜欢《阳台上》所传达出来的现实主义气息”

Ifeng电影:《阳台上》这部作品的创作契机是怎样的?您身为东北作者为何会选择上海故事?

张猛:因为这个题材是我从小说上看到的,最早的时候有一个朋友跟我介绍这个故事,说是跟上海拆迁有关系,然后也跟青春有关系,我也一直很想拍一些废墟,希望能保留住一些东西,再加上这个小说里面提供的感觉我也特别喜欢。小说是任晓雯老师写的,当时她写的就是一个弱者和弱者之间的故事,仇恨、爱情、茫然,包括社会年轻人的不愿意成长,刚刚进入社会时的盲性,我还是比较喜欢它所传达出来的现实主义的气息。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新媒体及自媒体发布,不代表哈尔滨网的观点和立场,如侵权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网删除。

哈尔滨电影

哈尔滨网电影频道 进入栏目
栏目推荐
关于我们 | 侵权投诉 | 广告投放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2021 哈尔滨网 版权所有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高新区科技创新城5号楼 电话:4009980203  传真:4009980203  24小时举报电话4009980203
哈 尔 滨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黑公网安备23011002000159号
ICP备案号 黑ICP备18003243号